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.496.net: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!
首页  »  学生校园  »  項揚的大學

項揚的大學

樺子今天接到了一批不尋常的客人。

她在長盛賓館裡工作了兩年多,從未遇到這種情況。

樺子是賓館二號電梯的司機。在賓館裡,只有這部電梯能夠通到26層總統套房。

而今天去總統套房的人有些奇怪。

那是陸陸續續走進來的年輕女生,二十歲出頭,身穿統一的粉色邊黑色長袍

樺子對這件長袍並不陌生。這是賓館附近長榮大學的畢業禮服。每到六月份,總有些學生穿著這件衣服在附近溜達。樺子下班時經過大學校門,總能看見男男女女們在那裡擺著各種姿勢拍照。

這些女生看來就是畢業生了。

但是,她們去套房幹什麼呢?

今天如果大學租了賓館的總統套房進行官方活動,她不可能不知道。

從第一對女生進電梯時,樺子就已經注意到她們了。因為她沒想到這兩個大學生會去那個房間──畢竟,長盛賓館是五星級賓館,而且坐落在這座超大型城市其中最繁華的一條大街上。

麻煩26層。矮一點的女生對樺子說。

雋婷,揚子是不是還不知道?高一點的女生對她的女伴說。她有著精緻的五官和狹窄的臉頰,再加上高挑的個子,連樺子也在心裡暗暗讚歎了一句。雖然因為工作關係而閱女人無數,這種素質的美女畢竟還是不多見。

放心,他不知道的,這一定是個超級驚喜。矮一點的女生說。她留著烏黑的長髮,笑起來顯露出成熟的嫵媚,看我們,他一輩子不可能有第二次這樣的經歷了。

呵呵呵呵……兩個女生笑了起來。

開始,樺子覺得她們倆是在等一個叫揚子的男人。但是,後來陸續上26層的,卻是三三兩兩統一穿著的女生。

她們去總統套房幹什麼呢?樺子有些迷惘。本來兩個女生上去,有可能是去找某個富豪──這個富豪也許名字叫揚子──畢竟現在有錢人包兩個女大學生並不是什麼稀奇事。但是一個富豪再有錢,也不可能包這麼多女生啊……莫非揚子是掮客?

叮!電梯門的響鈴把樺子拉回現實。但她看見的只能讓她更迷惘。

又走進兩個穿黑袍子的女生!

麻煩26層。

電梯啟動了。樺子用餘光在偷看那兩個女子。雖然她們穿得一樣,但年齡看起來相差很遠:一個身材豐滿,即使寬鬆的袍子也難以遮住她的曲線,戴著一副金絲眼鏡,拿著一個職業女式手袋,身上透著一種貴婦人的氣質。另外一個女生則不同了,一臉稚氣,提著HelloKitty的手提包,好像沒有成年。

忽然,成熟女生的手袋掉到了樺子腳邊。

處於職業習慣,樺子立刻蹲下去揀。她擡頭時,發現那個女生也彎腰伸手去夠。於是樺子的目光正好對準了女生松垮的袍子的領口。

樺子嚇得連忙把頭轉開。

這個女生居然在袍子裡面什麼都沒穿!

樺子剛才的一瞥,瞥到了女生豐滿的乳房,還有隱藏在陰影裡深顏色的乳暈和乳首。

樺子想起了剛才叫雋婷的女生的話:看我們都穿成一樣。

穿成一樣!

難道說,剛才進來的幾批女生,包括現在電梯裡的兩個,除了穿長袍,裡面是真空的?

樺子的眼前晃動著女生們紛紛把袍子敞開,依靠在總統套房裡的豪華沙發上的場景……

她感到自己的臉在發燙。

 

 

第一章回憶中的回憶

 

 

烈日當空。

許琦在繁華的大街上走著。她的目的地是長盛賓館。

她穿著一雙女式便裝涼鞋,身上只套了件黑色的袍子。乳頭被袍子的劣質布料刮擦著。

她感覺非常不舒服,但走了幾步,她羞愧地發現它們居然開始突出來。許琦臉一紅,加快了腳步。

熱風從袍底下灌了進來,她赤裸的下體感受到了陣陣涼意──那裡已經有點潮濕了。

不知道是汗水還是……

許琦腦裡閃過的是三年半前的那個夜晚,她坐在項揚的電腦椅上,雙手抱著膝蓋,瞪大著眼,好像發現了地球上最驚人的秘密。

那年,她剛滿18歲。

你……真的和余雨師姐……?

項揚坐在她旁邊的靠椅上,無奈地笑笑。

天啊……許琦蹭地把雙腳杵回地面,你和我們班主任……雖然差不了幾歲,但這種師生戀……

在長榮大學,本科班的班主任實際上是當年新晉的碩士生。

項揚搖搖頭,沒有什麼師生戀。他的聲音沈穩而帶著一點點磁性,讓人聽見後產生一種難以察覺的信任感。

哦?沒有師生戀?難道僅僅是無愛之……許琦作了個性的口型,她不太好意思說出口。

但項揚點頭了,是的,基本是那樣。我也沒有想到。

許琦那女人的好奇心進一步被激發出來,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們是怎麼……好上的?她本來想說勾搭這個詞,為什麼我們在一個班裡這麼久,一點都沒察覺?

項揚歎了一口氣: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……

 

 

第二章關於餘雨的自述

 

 

我叫項揚,長榮大學本科一年級新生。今天是學校報到的日子。收到通知說,我們到教學一樓的302室開第一次班會。

我以為班主任都是白髮蒼蒼,至少一臉老氣的教授。但沒有想到班主任是這麼年輕,而且還很漂亮。後來知道大學的班主任沒中小學那種作用,而且只是個碩士生。

她說她叫余雨,餘秋雨沒有秋天。我不喜歡餘秋雨,但我喜歡她。她的鵝蛋臉,小鼻子,小臉,光滑的皮膚,得體的談吐。

我腦海裡呈現出她的裸體,雪白的肌膚,光滑的身體,腋下和兩腿間性感的毛,還有一對大小恰當的乳房……

夠了夠了。許琦打斷了我,你再說我就起雞皮疙瘩了,我沒興趣聽你的齷齪的想法好不?快進重點!

……好吧。

在我盯著餘雨幻想的時候,視線忽然被前面高大的身影擋住了。

大家好,我叫鄒媛。我擡頭看那個身影,一個高個子大眼睛的美女。

原來已經開始自我介紹的環節了。之前講了什麼,我基本沒聽到。

就這樣,我大學的第一次班會就在意淫中度過了。

但這才是個開始。我開始想辦法接近餘雨。儘管那時沒有非分之想,但還是有意無意找機會和她熟悉起來。於是,我不時會發短信問她一些學習上的問題。我們聊了很多。後來,她把她的書借給我看,要我去她宿舍去拿。

研究生的宿舍就是比本科生好。本科生六人一間,上下鋪,集體衛生間,公共澡堂。但研究生兩人一間,上床下桌,獨立衛浴。而且也沒有門禁制度。我後來經常跑去她那裡借書看,看完就換回去。有時候我們也聊聊,我得知她那時沒有男朋友,也知道她的室友是她研究生的同班同學,叫何瑛。她鼓勵我以後也和她們一樣,主攻文學。

就這樣兩三周過去了。有一天她找我幫忙搬一些傢俱到她寢室裡。我大汗淋漓地把東西搬上去之後,發現天色變了,雨傾盆而下,一陣大風吹過,把她晾在陽臺上的衣服刮到了10樓樓下。

我不顧她的阻攔,沖下樓到馬路上把衣服收了上來,當然,我也濕透了。

你先去洗個澡吧,要不然著涼了,我幫你把衣服烘乾。餘雨把幹的毛巾塞到廁所的門縫裡給我,然後把我的濕衣服接了出去。

我洗完澡沒有衣服穿,只好拿毛巾包著下身,她把她的睡袍借給我披著。我們就坐在她的書桌前聊天。

後來她跟我說,那一天她看到我的裸體,產生了和我開班會時對她相似的衝動。

後來你們就……許琦急忙打斷我。

沒那麼快!我不耐煩地擺了擺手。那天什麼都沒發生,後來我雨停了我就回去了。又過了一個星期,快到10月份了,可天氣又熱了起來。那天下午,我把看完的書還給她,順便買了兩瓶冷飲。

我發現那天她塗了口紅。她的嘴唇很小,有一種倔強的可愛。聊了一會兒,我感覺身體裡有種衝動,開始心不在焉。有一句沒一句地接著她的茬。

不知什麼時候,我們沒話說了,只是沈默地互相看著。

我恢復了意識,盯著她豔紅的嘴唇,心跳得很快。

房間裡很靜,我聽到了她呼吸的聲息,很微弱,但是急促。

於是我吻了過去。

她居然閉上了眼。

但當我的嘴唇貼到她的紅唇上時,她還是抗拒地把頭偏向一邊。

我追逐著她的唇,並把舌頭伸到了她的嘴裡。

嗚……她輕叫了一聲。我抱住了她,鉗住了她雙臂,她慢了一步無法推開我。

我們吻了很久才鬆開,大家都開始氣喘籲籲了。

只停了三秒,我把嘴唇移到了她光滑的脖子上,她開始輕輕叫喚起來。身體在我懷裡不斷掙紮。

不行……她說。這時我左手依然鉗著她的身體,右手已經伸進了她背後的衣服裡,輕輕掃動著她的柔軟的背脊。

她忽然奮力一甩,把我的左手甩開了。可是我立刻又封住了她的唇,吮吸著她的舌頭。右手緊摟著她,左手隔著衣服按在她的胸部之上,開始順時針揉動。

她又嗚的一聲,身體繃緊了一下,然後癱軟了。

我右手向上一撥,把她的胸罩扣解開了。

餘雨的眼神突然從迷離變成了驚恐,我感到右手間的軟肉忽然繃緊。

她掙脫出來的雙手按著我肩膀,想奮力推開我,可卻沒有力氣。

我的研究生班主任余雨,被我身體按在椅子上,雙腿被我雙腿夾著。

她那天穿了一條到膝蓋的藍色裙子。

我繼續和她接吻,吮她的舌頭,一邊把左手伸進了她的衣服裡。

這時,余雨師姐正想用右手卯足勁打我耳光,但是我左手伸到了她的腋下,摩挲著她的腋毛。

她全身抖了抖,手只是輕輕拍在我臉上。

當她再想打我第二下時,我已經掀起了她的T恤和胸罩。雪白的肌膚和紅潤的乳暈暴露在空氣中。

啪!

她最終打了我,我左臉火辣辣的,但我沒有停。

我的嘴離開了她的唇後,含住了她的左乳。同時雙手握住了她的雙手,不讓她繼續動。

啊……她呻吟起來。我感覺到她的乳首在我嘴裡膨脹。我用舌頭繼續撥弄。

啊……項揚……這樣不行……啊……我們是師生……她氣越喘越粗,身體扭動越來越厲害。

我預計到她最興奮的狀態,在那之前一秒,我離開了她的乳頭,直視著她。

她的喊叫聲倏地停止了。

正因為我們是師生,師姐,余老師,請好好地教育我!

我又一次吻住了她想張開的嘴唇,左手按在她的乳房上,將唾液塗到整個乳房都是。

她掙脫了我的嘴:

……可是……門沒關好……她氣喘籲籲地說,半裸的胸部一起一伏。

我再一次把嘴按在她左乳上,攔腰把她從椅子上抱了起來,然後抱著她向門口走去。

這時她嘴裡哼哼著,身體卻停止了反抗,任由我把她移來移去。

 

 

第三章照貓畫虎

 

 

許琦瞪大了雙眼,呼吸也明顯急促起來,抱?怎麼能邊抱邊……嗯……

項揚心裡暗笑。

他知道獵物快上鉤了。

他決定出手。

當許琦還沈浸在香豔的想像裡時,項揚的身影如箭般飛向了她。

啊!許琦驚叫一聲,發現自己已經被攔腰抱了起來。

項揚雙手抱著她的腰,把她舉過頭頂,讓自己的臉對準她的胸。

放我下去!許琦嬌叱一聲,扁著嘴,手死命拍著項揚的肩。

她想扭動身體,但被他有力的雙臂夾著。

項揚的肩部肌肉發出沈重的回聲,他紋絲不動,只是擡頭看著許琦。

就是這樣。他緩緩地說。

許琦惡狠狠地盯著項揚的臉。

項揚長著一雙濃眉,眼睛不大,但眼神犀利明亮。棱角分明的臉,英氣逼人的圓寸。

雖然不是帥哥,但許琦看得有些恍惚,眼神柔和了下來。

項揚把她放了下來。

想知道之後發生什麼事嗎?

 

 

第四章第一次

 

 

余雨從來沒有預見過這種境地。

金絲框眼鏡仍架在她嬌俏的鼻樑上,但木椅上的身體已是一絲不掛,雙腿向兩面敞開,無力地垂在地上,內褲掛在左腳的腳踝邊。

她的心跳得很快。她印象中上一次跳得這麼快,是第一次在前男友面前脫光自己的上衣。

兩腿之間,是一個一絲不掛的男人,在自己的下體上辛勤勞作著。

自從那天下雨時看見過他身上勻稱的肌肉之後,項揚就成為了餘雨幻想對象之一。

雖然晚上手淫時會想像他的裸體,但從沒想過會真的實現……

余雨不是一個傳統的女生。雖然只在讀本科時交過一個男朋友,但已經和他做過愛。不過自從大三分手之後,她再也沒有碰過別的男人。

現在她碰到了另一個男人,一個比她小好幾歲的男人。她清楚,那只是一種肉體上的誘惑。在精神上,他們倆沒有,也不可能有戀愛的高度。

但肉體的誘惑卻難以抵禦……

剛才項揚怔怔地看著她,余雨的心也怦怦地跳。在她內心深處有一種邪惡的願望,盼望著他如野獸般撲過來,撕開她的衣服,狠狠把陽具插進自己的陰戶裡。於是,當項揚真的吻過來的時候,她的理智沒有經過多少掙紮,就投降了。

項揚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分開余雨的陰唇,用舌尖輕輕挑逗著裡麵粉紅色的軟肉。他感覺餘雨的雙手攥緊了他的頭髮。

他把右手中指輕輕捅進餘雨濕滑的膛肉裡,開始抽送。

余雨感覺自己陰阜在燃燒,一股股熱流從那裡噴湧而出,沿著神經線到達她的喉嚨,壓迫著她,讓她發出陣陣低吟。

她的乳頭高高聳立,秀氣的腳趾蜷縮著。臀部肌肉不由自主地向上擡,本能地讓陰蒂接近項揚的舌頭。

但項揚輕巧地在她陰蒂周圍的軟肉上劃著圈,時而含著她的小陰唇,讓餘雨的快感愈發強烈,卻無法宣洩。

他的中指每一次從陰道裡抽出,汁液就順著指尖流下來,流在他的手掌上,流在木椅上。

終於,餘雨的身體開始微微抽搐起來。

時間到了。

項揚猛地含住她的陰蒂,舌尖飛快掃動起來,同時將右手無名指也插進了她的陰道裡,兩根手指頂著陰道上壁,一陣飛快地震動。

餘雨感到下體在爆炸,衝擊波讓整個肉體僵硬起來。她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喉嚨,發出了長時間的嘯喊。

她感到自己全身都濕了,眼淚流到了嘴邊,唾液流到了脖子上。更糟糕的是,她覺得自己沒有壓抑住自己的尿意。

一條水柱噴到了項揚的脖子上。

這高潮……從來沒體驗過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她的身體重新癱軟在椅子上,嬌喘連連。

男人站了起來。

餘雨把眼睜開,項揚正彎著腰,注視著她赤紅發燙的臉頰。

哈……哈……我……你……很厲害……餘雨大口喘著氣。她的眼鏡還架在鼻樑上。

項揚把它輕輕摘下。老師,你剛才噴潮了。

聽到老師一詞,餘雨的臉又莫名其妙地提高了溫度。

她慢慢地說:你這個壞小子,以前壞事做得不少吧?

項揚只是笑了笑,繼續看著她。

余雨把手按在項揚的左臉上,那裡還有她剛才打他的手印。她的手緩緩而下,從脖子到胸部,撫摸著男人的厚實的肌肉。

我以前從來沒做過,這是我第一次。以前男朋友不習慣那裡的味道,嫌髒。

那你有給他含過嗎?

有,他很喜歡。

難道你沒有嫌他髒的權利嗎?項揚問。

餘雨笑著拍了一下他的額頭。吻我吧,項揚。

項揚低頭含住了她的嘴唇。同時,他的男根已經迫近了余雨的陰阜。

我要進去了,老師。

又一股羞恥感從余雨體內升起來,但它很快就轉變為快感,當他堅硬的杵棒突進了自己的小穴。

余雨上下兩張嘴同時被點燃了。她嗚咽著,舌頭和項揚瘋狂交纏,雙臂摟住了他的脖子。她的豐潤的大腿也擡起來,張開,然後夾在項揚堅厚的背肌上。

不結實的木椅吱吱呀呀地響著,頻率越來越快。伴隨著兩人性器摩擦的淫水聲。

窗外,陽光樹影斑駁,許琦和她的室友馮希璇、馬薇在宿舍樓下走過。她當時肯定沒想到,讓自己以後為之發狂的男根,正在自己走過的那棟樓上,在另一個女人的體內肆虐。

樺子今天接到了一批不尋常的客人。

她在長盛賓館裡工作了兩年多,從未遇到這種情況。

樺子是賓館二號電梯的司機。在賓館裡,只有這部電梯能夠通到26層總統套房。

而今天去總統套房的人有些奇怪。

那是陸陸續續走進來的年輕女生,二十歲出頭,身穿統一的粉色邊黑色長袍

樺子對這件長袍並不陌生。這是賓館附近長榮大學的畢業禮服。每到六月份,總有些學生穿著這件衣服在附近溜達。樺子下班時經過大學校門,總能看見男男女女們在那裡擺著各種姿勢拍照。

這些女生看來就是畢業生了。

但是,她們去套房幹什麼呢?

今天如果大學租了賓館的總統套房進行官方活動,她不可能不知道。

從第一對女生進電梯時,樺子就已經注意到她們了。因為她沒想到這兩個大學生會去那個房間──畢竟,長盛賓館是五星級賓館,而且坐落在這座超大型城市其中最繁華的一條大街上。

麻煩26層。矮一點的女生對樺子說。

雋婷,揚子是不是還不知道?高一點的女生對她的女伴說。她有著精緻的五官和狹窄的臉頰,再加上高挑的個子,連樺子也在心裡暗暗讚歎了一句。雖然因為工作關係而閱女人無數,這種素質的美女畢竟還是不多見。

放心,他不知道的,這一定是個超級驚喜。矮一點的女生說。她留著烏黑的長髮,笑起來顯露出成熟的嫵媚,看我們,他一輩子不可能有第二次這樣的經歷了。

呵呵呵呵……兩個女生笑了起來。

開始,樺子覺得她們倆是在等一個叫揚子的男人。但是,後來陸續上26層的,卻是三三兩兩統一穿著的女生。

她們去總統套房幹什麼呢?樺子有些迷惘。本來兩個女生上去,有可能是去找某個富豪──這個富豪也許名字叫揚子──畢竟現在有錢人包兩個女大學生並不是什麼稀奇事。但是一個富豪再有錢,也不可能包這麼多女生啊……莫非揚子是掮客?

叮!電梯門的響鈴把樺子拉回現實。但她看見的只能讓她更迷惘。

又走進兩個穿黑袍子的女生!

麻煩26層。

電梯啟動了。樺子用餘光在偷看那兩個女子。雖然她們穿得一樣,但年齡看起來相差很遠:一個身材豐滿,即使寬鬆的袍子也難以遮住她的曲線,戴著一副金絲眼鏡,拿著一個職業女式手袋,身上透著一種貴婦人的氣質。另外一個女生則不同了,一臉稚氣,提著HelloKitty的手提包,好像沒有成年。

忽然,成熟女生的手袋掉到了樺子腳邊。

處於職業習慣,樺子立刻蹲下去揀。她擡頭時,發現那個女生也彎腰伸手去夠。於是樺子的目光正好對準了女生松垮的袍子的領口。

樺子嚇得連忙把頭轉開。

這個女生居然在袍子裡面什麼都沒穿!

樺子剛才的一瞥,瞥到了女生豐滿的乳房,還有隱藏在陰影裡深顏色的乳暈和乳首。

樺子想起了剛才叫雋婷的女生的話:看我們都穿成一樣。

穿成一樣!

難道說,剛才進來的幾批女生,包括現在電梯裡的兩個,除了穿長袍,裡面是真空的?

樺子的眼前晃動著女生們紛紛把袍子敞開,依靠在總統套房裡的豪華沙發上的場景……

她感到自己的臉在發燙。

 

 

第一章回憶中的回憶

 

 

烈日當空。

許琦在繁華的大街上走著。她的目的地是長盛賓館。

她穿著一雙女式便裝涼鞋,身上只套了件黑色的袍子。乳頭被袍子的劣質布料刮擦著。

她感覺非常不舒服,但走了幾步,她羞愧地發現它們居然開始突出來。許琦臉一紅,加快了腳步。

熱風從袍底下灌了進來,她赤裸的下體感受到了陣陣涼意──那裡已經有點潮濕了。

不知道是汗水還是……

許琦腦裡閃過的是三年半前的那個夜晚,她坐在項揚的電腦椅上,雙手抱著膝蓋,瞪大著眼,好像發現了地球上最驚人的秘密。

那年,她剛滿18歲。

你……真的和余雨師姐……?

項揚坐在她旁邊的靠椅上,無奈地笑笑。

天啊……許琦蹭地把雙腳杵回地面,你和我們班主任……雖然差不了幾歲,但這種師生戀……

在長榮大學,本科班的班主任實際上是當年新晉的碩士生。

項揚搖搖頭,沒有什麼師生戀。他的聲音沈穩而帶著一點點磁性,讓人聽見後產生一種難以察覺的信任感。

哦?沒有師生戀?難道僅僅是無愛之……許琦作了個性的口型,她不太好意思說出口。

但項揚點頭了,是的,基本是那樣。我也沒有想到。

許琦那女人的好奇心進一步被激發出來,到底是怎麼回事?你們是怎麼……好上的?她本來想說勾搭這個詞,為什麼我們在一個班裡這麼久,一點都沒察覺?

項揚歎了一口氣: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……

 

 

第二章關於餘雨的自述

 

 

我叫項揚,長榮大學本科一年級新生。今天是學校報到的日子。收到通知說,我們到教學一樓的302室開第一次班會。

我以為班主任都是白髮蒼蒼,至少一臉老氣的教授。但沒有想到班主任是這麼年輕,而且還很漂亮。後來知道大學的班主任沒中小學那種作用,而且只是個碩士生。

她說她叫余雨,餘秋雨沒有秋天。我不喜歡餘秋雨,但我喜歡她。她的鵝蛋臉,小鼻子,小臉,光滑的皮膚,得體的談吐。

我腦海裡呈現出她的裸體,雪白的肌膚,光滑的身體,腋下和兩腿間性感的毛,還有一對大小恰當的乳房……

夠了夠了。許琦打斷了我,你再說我就起雞皮疙瘩了,我沒興趣聽你的齷齪的想法好不?快進重點!

……好吧。

在我盯著餘雨幻想的時候,視線忽然被前面高大的身影擋住了。

大家好,我叫鄒媛。我擡頭看那個身影,一個高個子大眼睛的美女。

原來已經開始自我介紹的環節了。之前講了什麼,我基本沒聽到。

就這樣,我大學的第一次班會就在意淫中度過了。

但這才是個開始。我開始想辦法接近餘雨。儘管那時沒有非分之想,但還是有意無意找機會和她熟悉起來。於是,我不時會發短信問她一些學習上的問題。我們聊了很多。後來,她把她的書借給我看,要我去她宿舍去拿。

研究生的宿舍就是比本科生好。本科生六人一間,上下鋪,集體衛生間,公共澡堂。但研究生兩人一間,上床下桌,獨立衛浴。而且也沒有門禁制度。我後來經常跑去她那裡借書看,看完就換回去。有時候我們也聊聊,我得知她那時沒有男朋友,也知道她的室友是她研究生的同班同學,叫何瑛。她鼓勵我以後也和她們一樣,主攻文學。

就這樣兩三周過去了。有一天她找我幫忙搬一些傢俱到她寢室裡。我大汗淋漓地把東西搬上去之後,發現天色變了,雨傾盆而下,一陣大風吹過,把她晾在陽臺上的衣服刮到了10樓樓下。

我不顧她的阻攔,沖下樓到馬路上把衣服收了上來,當然,我也濕透了。

你先去洗個澡吧,要不然著涼了,我幫你把衣服烘乾。餘雨把幹的毛巾塞到廁所的門縫裡給我,然後把我的濕衣服接了出去。

我洗完澡沒有衣服穿,只好拿毛巾包著下身,她把她的睡袍借給我披著。我們就坐在她的書桌前聊天。

後來她跟我說,那一天她看到我的裸體,產生了和我開班會時對她相似的衝動。

後來你們就……許琦急忙打斷我。

沒那麼快!我不耐煩地擺了擺手。那天什麼都沒發生,後來我雨停了我就回去了。又過了一個星期,快到10月份了,可天氣又熱了起來。那天下午,我把看完的書還給她,順便買了兩瓶冷飲。

我發現那天她塗了口紅。她的嘴唇很小,有一種倔強的可愛。聊了一會兒,我感覺身體裡有種衝動,開始心不在焉。有一句沒一句地接著她的茬。

不知什麼時候,我們沒話說了,只是沈默地互相看著。

我恢復了意識,盯著她豔紅的嘴唇,心跳得很快。

房間裡很靜,我聽到了她呼吸的聲息,很微弱,但是急促。

於是我吻了過去。

她居然閉上了眼。

但當我的嘴唇貼到她的紅唇上時,她還是抗拒地把頭偏向一邊。

我追逐著她的唇,並把舌頭伸到了她的嘴裡。

嗚……她輕叫了一聲。我抱住了她,鉗住了她雙臂,她慢了一步無法推開我。

我們吻了很久才鬆開,大家都開始氣喘籲籲了。

只停了三秒,我把嘴唇移到了她光滑的脖子上,她開始輕輕叫喚起來。身體在我懷裡不斷掙紮。

不行……她說。這時我左手依然鉗著她的身體,右手已經伸進了她背後的衣服裡,輕輕掃動著她的柔軟的背脊。

她忽然奮力一甩,把我的左手甩開了。可是我立刻又封住了她的唇,吮吸著她的舌頭。右手緊摟著她,左手隔著衣服按在她的胸部之上,開始順時針揉動。

她又嗚的一聲,身體繃緊了一下,然後癱軟了。

我右手向上一撥,把她的胸罩扣解開了。

餘雨的眼神突然從迷離變成了驚恐,我感到右手間的軟肉忽然繃緊。

她掙脫出來的雙手按著我肩膀,想奮力推開我,可卻沒有力氣。

我的研究生班主任余雨,被我身體按在椅子上,雙腿被我雙腿夾著。

她那天穿了一條到膝蓋的藍色裙子。

我繼續和她接吻,吮她的舌頭,一邊把左手伸進了她的衣服裡。

這時,余雨師姐正想用右手卯足勁打我耳光,但是我左手伸到了她的腋下,摩挲著她的腋毛。

她全身抖了抖,手只是輕輕拍在我臉上。

當她再想打我第二下時,我已經掀起了她的T恤和胸罩。雪白的肌膚和紅潤的乳暈暴露在空氣中。

啪!

她最終打了我,我左臉火辣辣的,但我沒有停。

我的嘴離開了她的唇後,含住了她的左乳。同時雙手握住了她的雙手,不讓她繼續動。

啊……她呻吟起來。我感覺到她的乳首在我嘴裡膨脹。我用舌頭繼續撥弄。

啊……項揚……這樣不行……啊……我們是師生……她氣越喘越粗,身體扭動越來越厲害。

我預計到她最興奮的狀態,在那之前一秒,我離開了她的乳頭,直視著她。

她的喊叫聲倏地停止了。

正因為我們是師生,師姐,余老師,請好好地教育我!

我又一次吻住了她想張開的嘴唇,左手按在她的乳房上,將唾液塗到整個乳房都是。

她掙脫了我的嘴:

……可是……門沒關好……她氣喘籲籲地說,半裸的胸部一起一伏。

我再一次把嘴按在她左乳上,攔腰把她從椅子上抱了起來,然後抱著她向門口走去。

這時她嘴裡哼哼著,身體卻停止了反抗,任由我把她移來移去。

 

 

第三章照貓畫虎

 

 

許琦瞪大了雙眼,呼吸也明顯急促起來,抱?怎麼能邊抱邊……嗯……

項揚心裡暗笑。

他知道獵物快上鉤了。

他決定出手。

當許琦還沈浸在香豔的想像裡時,項揚的身影如箭般飛向了她。

啊!許琦驚叫一聲,發現自己已經被攔腰抱了起來。

項揚雙手抱著她的腰,把她舉過頭頂,讓自己的臉對準她的胸。

放我下去!許琦嬌叱一聲,扁著嘴,手死命拍著項揚的肩。

她想扭動身體,但被他有力的雙臂夾著。

項揚的肩部肌肉發出沈重的回聲,他紋絲不動,只是擡頭看著許琦。

就是這樣。他緩緩地說。

許琦惡狠狠地盯著項揚的臉。

項揚長著一雙濃眉,眼睛不大,但眼神犀利明亮。棱角分明的臉,英氣逼人的圓寸。

雖然不是帥哥,但許琦看得有些恍惚,眼神柔和了下來。

項揚把她放了下來。

想知道之後發生什麼事嗎?

 

 

第四章第一次

 

 

余雨從來沒有預見過這種境地。

金絲框眼鏡仍架在她嬌俏的鼻樑上,但木椅上的身體已是一絲不掛,雙腿向兩面敞開,無力地垂在地上,內褲掛在左腳的腳踝邊。

她的心跳得很快。她印象中上一次跳得這麼快,是第一次在前男友面前脫光自己的上衣。

兩腿之間,是一個一絲不掛的男人,在自己的下體上辛勤勞作著。

自從那天下雨時看見過他身上勻稱的肌肉之後,項揚就成為了餘雨幻想對象之一。

雖然晚上手淫時會想像他的裸體,但從沒想過會真的實現……

余雨不是一個傳統的女生。雖然只在讀本科時交過一個男朋友,但已經和他做過愛。不過自從大三分手之後,她再也沒有碰過別的男人。

現在她碰到了另一個男人,一個比她小好幾歲的男人。她清楚,那只是一種肉體上的誘惑。在精神上,他們倆沒有,也不可能有戀愛的高度。

但肉體的誘惑卻難以抵禦……

剛才項揚怔怔地看著她,余雨的心也怦怦地跳。在她內心深處有一種邪惡的願望,盼望著他如野獸般撲過來,撕開她的衣服,狠狠把陽具插進自己的陰戶裡。於是,當項揚真的吻過來的時候,她的理智沒有經過多少掙紮,就投降了。

項揚用左手食指和中指分開余雨的陰唇,用舌尖輕輕挑逗著裡麵粉紅色的軟肉。他感覺餘雨的雙手攥緊了他的頭髮。

他把右手中指輕輕捅進餘雨濕滑的膛肉裡,開始抽送。

余雨感覺自己陰阜在燃燒,一股股熱流從那裡噴湧而出,沿著神經線到達她的喉嚨,壓迫著她,讓她發出陣陣低吟。

她的乳頭高高聳立,秀氣的腳趾蜷縮著。臀部肌肉不由自主地向上擡,本能地讓陰蒂接近項揚的舌頭。

但項揚輕巧地在她陰蒂周圍的軟肉上劃著圈,時而含著她的小陰唇,讓餘雨的快感愈發強烈,卻無法宣洩。

他的中指每一次從陰道裡抽出,汁液就順著指尖流下來,流在他的手掌上,流在木椅上。

終於,餘雨的身體開始微微抽搐起來。

時間到了。

項揚猛地含住她的陰蒂,舌尖飛快掃動起來,同時將右手無名指也插進了她的陰道裡,兩根手指頂著陰道上壁,一陣飛快地震動。

餘雨感到下體在爆炸,衝擊波讓整個肉體僵硬起來。她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喉嚨,發出了長時間的嘯喊。

她感到自己全身都濕了,眼淚流到了嘴邊,唾液流到了脖子上。更糟糕的是,她覺得自己沒有壓抑住自己的尿意。

一條水柱噴到了項揚的脖子上。

這高潮……從來沒體驗過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她的身體重新癱軟在椅子上,嬌喘連連。

男人站了起來。

餘雨把眼睜開,項揚正彎著腰,注視著她赤紅發燙的臉頰。

哈……哈……我……你……很厲害……餘雨大口喘著氣。她的眼鏡還架在鼻樑上。

項揚把它輕輕摘下。老師,你剛才噴潮了。

聽到老師一詞,餘雨的臉又莫名其妙地提高了溫度。

她慢慢地說:你這個壞小子,以前壞事做得不少吧?

項揚只是笑了笑,繼續看著她。

余雨把手按在項揚的左臉上,那裡還有她剛才打他的手印。她的手緩緩而下,從脖子到胸部,撫摸著男人的厚實的肌肉。

我以前從來沒做過,這是我第一次。以前男朋友不習慣那裡的味道,嫌髒。

那你有給他含過嗎?

有,他很喜歡。

難道你沒有嫌他髒的權利嗎?項揚問。

餘雨笑著拍了一下他的額頭。吻我吧,項揚。

項揚低頭含住了她的嘴唇。同時,他的男根已經迫近了余雨的陰阜。

我要進去了,老師。

又一股羞恥感從余雨體內升起來,但它很快就轉變為快感,當他堅硬的杵棒突進了自己的小穴。

余雨上下兩張嘴同時被點燃了。她嗚咽著,舌頭和項揚瘋狂交纏,雙臂摟住了他的脖子。她的豐潤的大腿也擡起來,張開,然後夾在項揚堅厚的背肌上。

不結實的木椅吱吱呀呀地響著,頻率越來越快。伴隨著兩人性器摩擦的淫水聲。

窗外,陽光樹影斑駁,許琦和她的室友馮希璇、馬薇在宿舍樓下走過。她當時肯定沒想到,讓自己以後為之發狂的男根,正在自己走過的那棟樓上,在另一個女人的體內肆虐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友情链接